忍者ブログ
逃避与放弃全都敬谢不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航班是全日空而不是JAL的=v=
唉,说到底咱是没缘呢。

这次突如其来的所谓樱之旅(再扯也是红叶之旅吧……),还真是让人欢喜让人忧。

1.老哥今晚已经给了几W说压钱包。
2.爷爷嘱咐说一定要记住钓竿这个单词怎么说到时候他一定要买的。
3.秋叶原行程里面就有,原来电器街就是秋叶原呀……对于观光客来说果然这种叫法比较平易近人。
4.温泉旅馆阿鲁。合掌祈求天气晴朗。
5.平安神宫附近似乎是买手信的好地方桀桀桀桀桀。大阪城当然也一定要。
6.行程表里看到富士电视台广场时松了口气,然后看到后面括号里的“远眺”时握紧了拳头……连带台场和东京塔竟然也是远眺,眺个屁啊……
7.已经打定主意了最后一天回来时在香港要求散团,接着在香港住一个晚上,果然街是永远的逛不够的。

实际也就四天,大巴大巴大巴,真不晓得晕车的人会不会死在车上。
其实我挺想找回那种明日出发今晚失眠的少年心境啊,可是明日八点半出发吧实在有点早OTL
(如果是看CON的话……我大概会好几天睡不着的。
PR
我把厚被子抱出来了外套也翻出来了搞得浑身臭球味道结果它又艳阳高照弄得我满鼻子汗了……北京都下雪啦下雪啦下雪啦!!!
掀桌啊蚊子你给我弹去一边!滚开!不要来骚扰老子的人生啦!

1. 大四拿来上课那就是扯蛋。开学两个月我在家的时间将近一个月是怎么回事?一转眼系主任都要开始给我们上毕业论文培训课了。琢磨着近期去冒充遗失学生证然后办张新的,学生证看电影太好用了……

2. 老爷太太请保佑我能住上温泉旅馆然后泡在汤里喝清酒调戏猴子。←何?!

3. 看着周围为就业考证而奔走的同学们,突然觉得我这实习期还没满的人拿出整一周来去旅行很有罪恶感,我并不是故意的OTL

4. 神的孩子都在跳舞依然很好听,孙悟空的词依然很喜欢。

5. 盗墓笔记个坑……不过萌点真是多到让人怀疑三叔的动机= =

6. 不晓得看DVD时看到Tell me泪了算不算眼浅?或者可以说开场就已经……我没用。可当舞台站上了那两个人时,那对我来说几乎就是全世界。

7. JAL真的不是日航……啊不对它是……它也不是……是也不是……(倒地
P.S. 封面真的太杯具了。

8. 我已经看不到任何关于SOLO和SHOCK的消息了,我瞎了。贵妇们都去X吧!!!

9. 今天跟哈姆短信时我得出结论,讨人喜欢的混蛋真的是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大混蛋TAT
 


  20091005385.jpg20091004376.jpg   5380fcd1.jpg   c80440cb.jpg     

A.国庆凑热闹证据No.1
B.国庆凑热闹证据No.2
C.致D本K一君
D.我家小萝莉好萌……=v=

一次更了两个月的量……XD
今早八点多就到了广州,KFC吃了早餐,然后无所事事的寻找着什么可以消磨等待被我从珠海提前拽来的山楂同学到来的时间。
最后干脆买了张票去看最早的一场电影,白银帝国,VIP小厅。
选位子时就只有我一个人,结果开场时果然只有我一个人。
坐在正中间的我翘着脚,50元的VIP专场,心情微妙,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过去的相遇和分离回首望去总让我无比挫败,电影散场了终究还是我一个人。
这种负面的文艺情绪总带着巨大的杀伤力,造就了这么失败的一个我。
好在现在学会了相信总会有人,在电影院外等着自己。
成长总能给人希望。



今天是馒头子的生日,一二三四五六年,啪啪啪的时间就消失了。
和馒头子在一起的日子就是我最青春的日子,那种她在我身边靠着我肩膀轻轻说话的样子,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怎么就那么那么的令人抓狂的想念。
是她给了我许多许多那个时候最需要的东西。
这就是执念呀,一想起就会让我无限挂念的馒头同学,生日快乐,继续闪闪发亮吧。

即便对于无法兑现承诺而愧疚万分——也只会让人觉得一切都是辩解。

自業自得。

三期DB+shindoi,老俱的妖SHOW,某两个大妈后辈的SOLO内幕爆爆爆广播+豆芽,还有啥我错过了不?
所以时间不快也不慢不过北京真的很凉快,日全食那天晚上下了场豪雨并且夹杂着冰雹,奶奶大呼小叫的叫没见过的曾同学快点下楼去看(此人是深圳的),于是此人拉着我套上拖鞋坐上电梯站在一楼门口对着旁边的垃圾车,再然后我发现我没戴眼睛站这里简直就是浪费生命……我只是想说日全食的威力还是很大的。

没有电脑用真是觉得人生格外苍白,可是用手机看视频简直就是疯子才会干的事情。我这种五块钱包20M的人……看得很爽以后的结果就是自己对着镜子说你不是没吃药就是药吃多了。
于是我真的很想买IPhone。
触屏虽然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可是也真的很好玩><

回北京的主要目的,爷爷的八十大寿。
最让我肉疼的就是那个三层的蛋糕,一千八!!!因为考虑到当晚有七十多个人,所以订了个超大的。可那蛋糕唯一的功能就是在我们几个孙子辈手忙脚乱点蜡烛时接那八十根蜡烛油了,然后为了让那些小火苗们在爷爷吹前不至于被不知从哪里来的风儿吹灭,一帮小崽子也是迅速的唱完了生日歌接着就等着爷爷吹蜡烛,最后爷爷在那个蛋糕上切了一刀,它就算功德圆满了。饭后那个蛋糕需要两个大人抬着,并且晚上回家以后分蛋糕时各家都是用脸盆装走的……
搞排场真是件累人又累心的事情。

这次回北京谁都没见到T___________T
可是每天都在家精神紧张忙得脚丫子朝天……在我离开北京回来时才刚送走爷爷的东北亲戚们。
反正还有机会嘛XD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9 世界の十一月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